带刀女捕快 蓝光高清观看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带刀女捕快 蓝光高清观看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

  【老圈友应该还记得我——经常半年前经常在圈里发原创影评和小说的模特,最近半年很少在圈里发文章了,一是觉得圈子越来越冷,上了大学也日渐繁忙,杂事太多,二是因为前段时间当圈主的事情石沉大海,也缺少了动力,不过现在想想,既然热爱影视,这些事就得有人去做对吧?所以,即日起模特回归,继续给大家不定期带来酣畅淋漓的通俗型影评】

  正文——

  一直以来,我的影评一直坚持一个观点:对于原著和改编电影来说,电影的改编必须适当尊重原著设定,但在一些与电影艺术冲突的环节上,该改就改也是关键。无论文学、电影或者其它,都是平行的艺术门类,必须相互尊重,方可写出、拍出各自最好的一面。因此,这就要考验到改编方对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量,否则一旦发生偏颇,就会导致“四不像”这种艺术怪胎的出现。

  言归正传,《自杀小队》这部电影是我的2016年度期待,作为DC的死忠粉,我的这种强烈展望无可厚非,但特殊的是,不光DC粉丝,就连从来都不屑瞥一眼超级英雄电影的路人观众也蠢蠢欲动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是第一部超级恶棍集结的卡司大电影。

  也难怪,昆汀·塔伦蒂诺风格的人设、夜店霓虹灯般的色调、导演大卫·阿耶的新锐名气、华纳特色的酷炫预告片、超级恶棍的卡司大集结……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不让人热血沸腾都难。

  然而这片子又让华纳和DC砸手里了。

  首先说一点,很多影迷批《自杀小队》,是连同DCEU(DC电影宇宙)一块批,也就是说,他们受不了DC的暗黑风格,加之这部电影的其他缺点,才让他们对DCEU嗤之以鼻。

  但我不一样,在我心中,《蝙超大战》那是数年难遇的漫改神作,DC特有的深沉暗黑范,也是我写小说时模仿的典范,所以我给《自杀小队》打低分,真的不带有任何对于DC的偏见,因而比较中肯。

  进步产生于比较,其中不乏自身的比较与周边的比较,《自杀小队》这种以反派为主角的人物设定并非首次,半年前,漫威将麾下亦正亦邪的王牌卡司死侍翻拍成了电影,算是为《自杀小队》提供了比较条件,但不得不说,就连被我吐槽许久的《死侍》,人设也比《自杀小队》强得多。

  《死侍》的角色是极为丰满的,他满口脏话、杀人不眨眼、手段极其凶狠残忍,就连打坏人的理由也单纯许多——因为坏人惹过他,所以他要复仇。而这恰恰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的人设。

  而《自杀小队》怎么样呢?之前一直打着的超级恶棍的招牌,却挂羊头卖狗肉,丝毫没有显示出他们有多么混蛋,相反,倒像是“感动美国十大人物”的光辉典范——敬业医生哈莉·奎因只身入狼穴只为感化小丑;死亡射手无时无刻不为女儿着想,威尔·史密斯一脸正气让人直想跳戏;复仇恶魔因发大招误杀多人后陷入自责,主动自首;杀手鳄因长相可怕自己要求被关起来;回旋镖队长听到复仇恶魔讲述悲伤事迹后顿时两眼泪汪汪;堕落女巫是个爱哥哥的好妹子、武士刀主动投身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……

  而且别说恶棍了,就连“超级”也有待推敲,因为仔细思考就会发现,他们并不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大Boss,充其量只是一帮有理想无蓝图的小人物:死亡射手为钱耍赖、哈莉·奎因一心痴情小丑、回旋镖队长最大的志向是抢遍澳洲所有的银行、复仇恶魔只想过太平日子、杀手鳄呆萌得直想让人投诉美国政府虐待动物、武士刀是被迫守寡的绝望主妇、最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堕落女巫还是个欧巴控……

  我挺喜欢《三人行》里钟汉良嘲笑古天乐时说的话:“你当警察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听说过贼爱兄弟不爱黄金的?”《自杀小队》在角色上的突兀是本片最大的软肋,假定一下,如果把小队成员塑造得负面点,写他们误打误撞联合起来,在彼此怀疑中产生感情,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帮家伙就是一群身世坎坷的可怜人,干嘛非死磕自己是个坏蛋呢?

  再说说片中的最大牌——并不是自杀小队成员的美漫第一反派“小丑”,之前我还曾呼吁,别因为希斯·莱杰的光芒太过闪耀而忽视了莱托少爷的努力,但看完我才发现,这一版的小丑真的比上一版差得不只一点半点,疯癫的丑爷哪儿去了?这分明就是个杀马特造型的黑帮老大,毫无之前高深哲理的丑爷可言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原著的设定,没错,我知道,原著确实如此,但是在没有充分让观众认识人物的前提下,区区两个小时就把所有人的由来、团队的成立、大反派(自杀小队所面对的坏蛋)的来源等等讲了个遍,总会显得特别突兀,对比隔壁漫威,铺垫四年才敢出一部《复仇者联盟》,铺垫八年才敢拍一部《英雄内战》,DC的步伐是不是太心急了呢?

 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DC,根据本人的预测,超级英雄电影最多还能火爆十五年,现在正好是好好捞钱的时机,过这村就没这店,换我我也急。可关键是蝙超为啥能拍得这么好,自杀小队偏偏就扑街了呢?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刚才说过,因为在外人眼里,蝙超扑得更惨。

  暗黑风不是谁都能玩得起,也不是谁都能看得起,当今社会这么浮躁,有谁愿意去电影院动脑子?漫威电影之所以现在这么火,就是因为迎合了大部分人对于快餐文化的要求——快节奏、爆米花、不动脑、看得嗨。像DC这种玩深沉探哲理的高冷大叔范的电影,目前的受众越来越少了。

  本来受众就少,DC的上司华纳还要作死,非得把暗黑风格调的光亮一点,前段时间蝙超被推到风口浪尖,华纳立即下令《自杀小队》部分镜头补拍,尽量把风格搞得光明一些,但效果却是南辕北辙,非但路人观众不买账,还伤了许多死忠粉丝的心,将扎克·施耐德苦心经营的暗黑风格肢解地支离破碎。其实DC真不如一条道走到黑,统一风格走下去,难保不出几个《黑暗骑士》、《守望者》一样的经典,毕竟万事开头难,可是,如果再这么“四不像”地玩下去,我真是不由自主地怀疑明年《正义联盟》的质量了。

  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DC吧,毕竟,电影不能只有爆米花,不是吗?